环球ug代理www.ugbet.us)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、会员登录网址、环球UG会员注册、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、环球UG电脑客户端、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  纪念鲁迅在香港必街会所发表讲演九十五周年。\作者绘

  鲁迅虽然没写过建筑评论,但他讲过建筑对他的影响,例如三味书屋、雷峰塔等等。在香港,与鲁迅有缘的是一座红砖建筑──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大楼。它于一九一八年建成,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。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八和十九日,鲁迅在这里发表了两篇讲演,第一篇是《无声的中国》,第二篇是《老调子已经唱完》,因此我把青年会大楼叫作「无声的老调子建筑」。

  谁是建筑师

  青年会大楼位于上环必列者士街,因此简称「必街会所」。它的历史意义,除了鲁迅之外,建筑师也是一个加分项。人们曾长期认为必街会所是由香港建筑师设计的,但实际上,设计者来自美国,名叫哈利.赫西(Harry Hussey)。他是加拿大人,在美国执业,是芝加哥一家建筑事务所的合伙人,专门为青年会设计会所。因此,香港这座会所表现了美国建筑的形式和风格。

  许多人都会问:为何青年会舍近求远,不用香港的建筑师,而去芝加哥请人来设计?简单地说,这是因为赫西是基督教青年会负责亚洲区的建筑师。他并非对中国一无所知,坐在美国闭门造车。在做香港的工程之前,他已来到中国,设计过天津的青年会大楼。香港这个工程则是香港的英籍建筑事务所协助他完成的。

  赫西在中国设计过不少建筑,其中最有名气的是北京协和医院。实际上,香港的史学界和建筑界一直低估了赫西。倘若发现必街会所与北京协和医院的设计者是同一个人,那么古蹟办事处对赫西和必街会所可能会做出新的评价,会更积极地考虑把它列入法定古蹟名单。

  其实,香港与北京的工程几乎是同时进行的。赫西在一九一五年接到青年会的设计委托,第二年他就收到协和医院的设计委托书。当必街会所施工的时候,他没在香港,而是站在北京协和医院的工地上。显然,由于北京的工程比香港的规模大十几倍,施工更复杂,困难也更多,因此他不得不把全部精力放在北京。

,

telegram中文群组索引www.tel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,telegram中文群组索引包括telegram中文群组索引、telegram群组索引、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 群、tg群等内容。telegram中文群组索引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  虽然必街会所与协和医院是同期的建筑,但在艺术形式上两者有显著的差别。北京协和医院于一九二一年建成。它是「中国文艺复兴式」建筑的一个早期的代表作,早过美国建筑师茂飞(Henry Murphy)设计的燕京大学(现为北京大学校园)。在生意上、事业上以及建筑艺术上,赫西与茂飞有过「瑜亮之争」。

  谁是邀请人

  最近我去必街会所时,在门厅的展板上看到一句话:一九二七年鲁迅「应香港大学和青年会邀请到本会所讲演」。这个说法准确吗?

  一九二七年初,鲁迅在广州中山大学任系主任。如果港大邀请鲁迅赴港,按理说应由中文系发函。不过,当时港大尚未成立中文系,只有一个作为选修的汉文科。鲁迅在《略谈香港》一文中提到,他回广州后在六月二十八日的《循环日报》上看到港大要成立「华文系」的消息。这说明他与港大没有直接的交流和联系。

  当时港大汉文科的掌门人是前清翰林院的两位太史:赖际熙和区大典。为了抗衡「五四」以来的新文化,他们呼吁重振旧道德和国粹,并在中文教育上大力推行读经尊孔。身兼港大校监的港督金文泰(Cecil Clementi)则是这些卫道士的最大赞助者。他们都属于鲁迅斥责的那种「唱老调子」的人,因此定然不会邀请新文化的旗手鲁迅来港讲演。

  当年是谁邀请鲁迅访港?这在史学界长期是一个谜。最近几年,国内外学者经过反复论证后认为,邀请鲁迅访港的人应是赵今声和叶少泉。前者当年是港大土木工程系的毕业生和香港《大光报》的兼职编辑。后者是广州国民党青年部的交通员,经常来往穗港两地,并认识鲁迅。赵叶两人是河北同乡。赵今声后来成为著名的港口工程专家,曾担任天津大学的副校长和天津市政协的副主席。

  一九九一年,赵今声教授在写《八十八岁自述》时谈到鲁迅访港的经过,无意中为史学界揭开了谜底。根据他的回忆,当年他与叶少泉邀请鲁迅访港,是自发的、出于爱国热忱的个人行为。叶负责邀请和陪同鲁迅来港,赵则负责在港的接待事宜及担负交通和食宿费用。在报社的默许下,赵今声以《大光报》的名义发邀请函。他将鲁迅安排住在必街会所,并获得青年会的同意,免费使用礼堂。由此可见,香港大学在这件事上并无角色。报社和青年会虽然为鲁迅访港给予便利,但都不是真正的邀请人。

  谁的纪念馆

  为谁建纪念馆,这不是建筑技术的问题,而是文化政策的问题。倘若必街会所是在广州或其他内地城市,它很可能会被改建成鲁迅纪念馆。作为现代文学家、思想家和革命家,鲁迅在内地备受崇敬,凡是他生活过的地方都建有鲁迅纪念馆或雕像,例如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绍兴、厦门、广州等地。在日本也有鲁迅的纪念碑和雕像,例如鲁迅留学的仙台市东北大学以及鲁迅的老师藤野的家乡芦原市。

  然而在香港,鲁迅的足迹几乎是隐形的。这并非因为香港低估了鲁迅,反而是当年港英政府对他「重视」的结果。他们深知鲁迅的战斗力,因而将他放入历史的冷库,尽量消除他的影响。如今,我们应当把这段被冷藏的历史拿出来解冻、解殖。

  那么,有可能把必街会所改建成鲁迅纪念馆吗?一个可借鉴的成功实例就在一街之隔的孙中山纪念馆。它原是富商的住宅,后被教会买下用作会所。二○○四年,政府从教会手中购得物业,将它改建为纪念馆。所以,事在人为。如果不去做,那就永远只是「可能」。最近,特首提到要向世界说好香港故事。鲁迅与必街会所即是一个有待重新挖掘的、有历史意义的好故事。

Telegram群组索引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环球ug代理:流动空间/无声的老调子建筑\方 元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新加坡博彩公司:喜迎二十大.数说非凡10年.4/人民安全感98.6% 「中国之治」新境界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